醉卧沙场君莫笑

【镇魂/许你浮生若梦衍生】遥途终归(01)

设定以及注意事项请走这里

文由我和 @Mr Lamb 共同完成。

人物属于原作和他们自己,ooc属于我们俩。




第一章

 

       一眨眼,到了中秋节。

       距离那场撼动三界的大封之战已经整整过去一年。不论是人族还是妖族,亦或是地府,在这场大战中都受到了或大或小的影响。不过好在重建工作马上就被提上日程并开始实施,地府建立起新的秩序,妖族又再次回归与世无争的生活,那些无辜牺牲的人们安安心心地进入轮回,死者的亲属们则在特调处某个一说话就紧张的小男孩的帮助下逐步恢复。尽管他们还没有完全走出至亲逝去的悲伤,但他们已经准备好了,连带着逝者那份一起,勇敢地继续向前。

       而作为整个事件中心的特别调查处,在战后修养中又发生了两件不得不提的事情:

       这第一件,就是他们终于搬新址了,从原先的光明路4号搬到了赵云澜心心念念的大学路9号;至于第二件嘛……对于当时的特调处一众来说,稍微有点惊悚。

       那是某个阳光明媚的午后,他们整整三天不见人影的斩魂使大人沈巍终于走进了特调处,只不过,身后多了一个面容与他一模一样的白发男人。

       于是,前一秒还昏昏欲睡等下班的众人,后一秒便在参差不齐的“卧槽!夜尊?!”声中,从桌子椅子沙发上一跃而起,赵云澜更是当即脸色阴沉地大步向前,抬手直扼对方的脖颈,被站在稍前位置的沈巍及时拦下。

       “宝贝,能不能解释一下他为什么在这?”

       赵云澜的声音低沉得吓人,他的目光死死锁定沈巍身后的夜尊,仿佛要在那人身上开个窟窿。

       面对杀气腾腾的赵云澜和来自整个特调处的敌意,夜尊只是将头扭向一边,一声不吭。沈巍安抚地拍了拍赵云澜紧绷的背脊,在他耳边小声说了些什么,赵云澜的视线在两张相似的面孔间徘徊许久,脸色依然不见缓和,但他放下了举起的手臂,退后两步注视着沈巍,等他的解释。

       根据沈巍的解释,他生出三魂七魄,把轮回沟通到大不敬之地,身为他双生弟弟的夜尊也因此重获新生,免于落得因献祭而灰飞烟灭的下场。至于他和夜尊之间,其实就是一点误会,把话都说开,就解决了。

       “重生并不是什么轻松的过程,其中的万般痛苦,都不是用语言能描述的,他也受过了,想他也不再会作恶。让他留下来吧,如若有事,我来承担后果。”说完,沈巍看向众人,然后转向夜尊,“你有什么话要说吗?”

       夜尊僵硬的转过头,小声道:“我保证不会再做对你们不利的事情,一切都听哥哥的。”

       这一番话或许能打消其他人的顾虑,但对赵云澜来说完全不够,他拉起沈巍的手腕,不由分说地将他单独拽进了处长办公室,把门甩得震天响,留下一群人面面相觑。

       “赵处……不会和沈教授打起来吧……”郭长城有些犹豫道。

       众人齐刷刷地翻了个白眼,开玩笑,相信赵云澜会跟沈巍动手,还不如相信大庆能减肥。倒是夜尊,一听就要往里头走,一边走一边说:“大不了我走就是,别跟我哥动手。”

       “诶诶诶诶诶!”祝红连忙拉住他,“激动啥呢,别进去打扰人小两口的谈话。”

       大庆打了个哈欠:“放心,他俩打不起来的。”

       林静在一旁点点头:“顶多吵两句。”

       楚恕之冷哼一声:“打起来?他舍得?”说完还瞥了一眼郭长城,仿佛在鄙视他居然能问出这么白痴的问题。

       郭长城愧疚地默默缩了回去。

       相比于外头的热闹,办公室里寂静得只剩下呼吸声,赵云澜甩上门后便没再说话,也不看沈巍,一只手扶着额不知在想什么。

       “云澜……”沈巍率先打破沉默,可他一向不善言辞,只开口唤了声对方的名字,不知道该说什么。

       “他干的那些事暂且不提。”赵云澜终于说话了,他的嗓音因被竭力压制的愤怒变得嘶哑,“就说冰锥穿心之仇,你是他哥哥可以做到原谅他,可我做不到!”

       说着,赵云澜的眼睛红了一圈,身体也不由自主地颤抖。

       也不怪他反应如此之大,那支三尺长的冰锥从沈巍背后穿心而过的场面,他永远、永远都忘不了。即使他知道沈巍拥有极强的自愈能力,即使他知道沈巍不会因此死去,但在那一刻,他的心也仿佛被冰锥穿破,疼痛难忍。

       沈巍又怎么会不知道赵云澜的心情,他凑上前小心翼翼地抱住对方,在背后轻轻拍了拍:“对不起……我知道的,已经没事了……”

       “小巍,你到底怎么想的?”赵云澜扶住他的肩膀,去看他的眼睛。

       “他是我弟弟,当初是我没照看好他。他变成那样,有我的责任……”沈巍叹息着,语气染上几分自责,“如今他已经知错,也愿意悔改,给他个赎罪的机会吧。”

       鬼王有的温柔不多,全部留给了最重要的两人,一份给了挚爱,一份给了至亲。赵云澜看着沈巍,将眼前陷入愧疚情绪的人揽进怀里:“这不是你的错,他所遭遇的一切都不是他作恶的理由,别什么都往自己肩上担。”

       “可我是他哥哥,千年前我没能发现他误入歧途,千年后又没能阻止他再次犯错,这就是我的责任。”

       话到这份上,除了应允以外赵云澜想不出别的答案了,夜尊的问题固然棘手,但他更不舍得让沈巍左右为难。

       见他终于松口,沈巍几乎喜上眉梢,赵云澜又凶巴巴地补上一句:“事先说好,我同意他留下不代表我已经原谅了他,我还需要时间。”

       沈巍理解地点点头:“我明白。”

       很快,赵云澜就给夜尊弄了个身份证,夜尊正式更名“沈夜”加入特调处,一方面让他好好赎罪,另一方面把他那歪得山路十八弯的三观给掰回来。其他人观察了一阵子后,发现这位前反派的本性其实不算太坏,用祝红的话来说“这就是一缺爱的中二病小屁孩嘛”。

       自此,特调处才算正式过上了吃饭睡觉打林静、纠正沈夜歪了几千年的三观、以及不间断被塞狗粮的糜烂日子——毕竟,来自人间邪恶势力的打打闹闹不归他们管,咱们的人民警察也不是吃素的;至于那些时不时跑出来作乱的妖魔鬼怪,就谁家跑出来的谁家负责解决,非天塌下来的大事别找特调处。而唯一需要留心的鬼族,生出了魂魄,能够进入轮回,又没了大封的压制,大部分都安安生生享受生命,少数心怀不轨者在某次试图作妖时被双生鬼王联手一顿削之后,产生了严重的心理阴影,再也不敢造次。

       这其实就有一点像二战结束后,和平为主流,小部分地区还有动乱,总的来说还算是太平吧。

       临近中秋的那段时间,龙城的节日气氛愈加浓厚,不论是各大商场的促销活动、各式各样的月饼,还是空气中飘散的清爽桂花香,都深深影响着特调处。到节前最后一天,一个两个懒洋洋地瘫在各自的座位上,商讨着第二天中秋节怎么过。后来林静提了一句:“我说,不如今年的中秋我们一起过呗?”

       往年中秋这一天,特调处是凑不齐全部人过节的,赵云澜要带大庆——今后还要再加一个沈巍——去赵父赵母家,祝红要回蛇族,去年新来的郭长城也要去他二舅家。除非当天出了案子必须全员留守加班,不过那样也就没有心思过节了。这么看来,亲如一家的特调处一组从来没有一起好好过上一个中秋节,挺遗憾的。

       所以林静的这项提议被一致通过。

       中秋节当天,先和往年一样,大伙回了各自的家一趟,只是这次他们在下午就赶了回来。食材已经准备齐全,是汪徵和桑赞一起去买的,桑赞还没过过中秋节,整个鬼都特别兴奋,一大早就拉着汪徵附身人偶乔装打扮好去超市,楚恕之和林静则待在特调处研究前段时间新买的自助烧烤架。等他们回来以后,把这些东西搬到了前院,今天天气好,晚上一定会有月亮,到时候他们就可以一边露天烧烤一边赏月。

       赵云澜将最后一箱酒搬到桌边,站直伸了个懒腰,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开口问到:“诶,沈夜那小子有好长一段时间没瞧见他了,他人呢?”

       闻言,汪徵停下手里的动作:“他两个星期前就请假了,说是整天待在特调处太无聊,要出去走走。”

       “嗯,那他今天回不回来?”赵云澜顺势靠在桌边,从口袋里抽出一支烟叼着,没有点燃,他最近想把烟戒了,沈巍不太喜欢烟的味道,还是要有个过程,慢慢来吧。

       “回,不过可能会晚点。”温润带着凉意的声音从门口传来,是沈巍回来了。

       今天龙城大学临时通知所有教授开会,沈巍没有跟赵云澜回家,见他终于来了,赵云澜直起身子快步走过去,自然而然地接了对方手里的包。

       “今天忙不忙?”赵云澜勾起嘴角笑着。

       “嗯,有个课题节后要交,耽搁了点时间。”沈巍笑笑,拿下了赵云澜叼着的烟放在一旁,“要开始了吗?”

       赵云澜把烟放回口袋:“快了,马上就好。”

       桌子上堆满了食材,每个座位前都摆放着餐具或者香火炉,这种在外人看来有些惊悚诡异的场面在特调处一行人眼里格外和谐自然。

       沈夜到的时候大伙已经吃了一会,除了不能吃东西的鬼魂们和一杯倒的沈巍滴酒未沾,其余人都喝了不少,酒劲上来以后比平时还要疯,一群人七手八脚招呼沈夜过来坐下,赵云澜大声嚷着“迟到了,该罚!”然后一边怂恿大伙轮番给沈夜灌酒,一边用眼神示意想要阻止他这么干的沈巍不用管,看见对方无奈地摇摇头坐回去后,咧出一个大大的笑容。

       结果令众人没有料到,几个回合下来,沈夜半点反应都没有,仿佛刚刚喝下去的都是白开水,跟沈巍完全是一个相反的极端。

       沈教授喝酒的技能全点你身上了吧!

       他们不死心还想继续,沈夜嘴角抽了抽,脸上毫无掩饰地表达着你们这群愚蠢的生物。

       沈巍在一旁看着他们胡闹,渐渐出了神。不知道为什么,虽然沈夜表现的与平常无异,但他总觉得对方好像有什么心事。

       是发生了什么吗?

       沈巍这么想着,不知不觉将忧虑表露在了脸上。

       “宝贝,想什么呢?”低沉嘶哑的嗓音在他耳边响起,紧接着他便陷入了一个带着点酒气但温暖的拥抱里,赵云澜头埋在他的颈窝,沈巍放松身体,忍不住地往他怀里靠了靠。

       “没什么,就是感觉小夜有心事……兴许是我多虑了。”

       “别想了。”赵云澜亲了下他的脖子,“等他想说了就自然会说,中秋开心点。”

       沈巍点点头。他现在已经习惯了赵云澜表达爱意的亲吻和各种小动作,虽然还是会害羞,但没有不自在了,他伸出手摸了摸赵云澜的侧脸作为回应。沈巍的手凉丝丝的,赵云澜舒服地往上贴了贴,更浓重的酒气随着他的鼻息喷散出来,沈巍不由得皱了皱眉:“你胃不好,少喝点……”

       此时两人的距离靠得十分近,赵云澜正想顺势逗逗沈巍,突然桌子被人“嘭”的一声拍得巨响,接着是林静大有气吞山河之势的吼叫:“那边那对狗男男在干什么!”

       林静真的喝多了,搁平时,就算是为了不被扣工资都不会这么干。两人吓得一个踉跄,赵云澜一头撞上了沈巍的鼻梁,被撞的人当即用手捂住了鼻子,脸颊和耳朵红成一片,也不知道是因为痛还是因为害羞,赵云澜无暇顾及自己的额头,慌忙弯下腰查看沈巍的鼻梁。对面一群人妖鬼毫不客气地爆发出一阵惊天动地的大笑,赵云澜恼羞成怒地抬起头,直指罪魁祸首:“林静!找抽是不是!”

       接着,堂堂镇魂令令主和达摩后人,像小孩一样绕着前院玩起了你追我赶,其他人妖鬼纷纷捧着自己的食物香炉坐在原地看戏。

       最终林静还是被赵云澜逮住了,好一顿揍,直到揍人的和挨揍的又饿了,重新回到餐桌上继续吃。这一顿饭吃到了半夜,吃饱喝足后的众人瘫在靠背椅上,整个前院陷入寂静,气氛十分适合睡觉。

       就在一些人即将约会周公的时候,沈夜清了清嗓子:“有件事,我想说一下。”

       沈巍立刻把目光转向他,赵云澜仿佛没骨头一样靠着沈巍的肩,有气无力地挥挥手,哼哼两声示意他快说。沈夜扫了一眼在座的所有人,将视线定在兄长身上,一字一句清晰地吐出一句话:“我和哥哥,可能还有一个兄弟。”



TBC

真的回来了……真的回来了QAQ
欢迎回家呀QAQ

【镇魂/许你浮生若梦衍生】遥途终归

背景设定:

       镇魂和许你浮生若梦混合,镇魂原著剧版混合。剧版地星人设定并入鬼族,也就是说鬼族除了鬼王和幽畜还有一群长得像人但能力不如鬼王那么bug的存在。许你组大概要两章以后登场,保存剧版的背景框架,有私设剧情。本文故事开始接原著结局后,大轮回完成,夜尊(我喜欢这个名字所以就用这个)因为哥哥的缘故也活了下来。

 

感情线设定:

       镇魂cp走原著的巍澜桑徵,不过巍澜的话可能更偏向巍澜/澜巍无差,反正强强互宠;双生鬼王走剧版亲情线,小时候感情很好,从出生起相依为命,后来遇见昆仑君。沈巍对昆仑的喜欢是恋人的喜欢,夜尊对昆仑的喜欢和对他哥哥的喜欢是一样的,但成年人有时候都分不清自己乱七八糟的感情更何况稚嫩的小小鬼王呢,哥哥因为沉迷昆仑君无法自拔不再一心一意地看着自己,昆仑君呢看上去又更偏爱哥哥一点(其实真不是偏爱只是感情不一样,你对你老婆的感情和对你老婆弟弟的感情能一样吗?),于是小小鬼王不开心地跑出去,被坏人,啊不,坏鬼一挑拨,三观就被带偏了开始一路毁天灭地。

       许你cp暂定无,目前想法是段天婴和xxc百年好合去吧,生哥专注事业。

 

人物设定:

       镇魂组走原著设定,可能有剧版人物;许你组走剧版人设。

 

剧情介绍:

       大轮回落成之后,鬼面因为沈巍的缘故活了下来,赵云澜(在沈巍的要求下)动用关系给他搞了个身份证,改名沈夜,并让他进了特调处,特调处一组也过上了吃饭睡觉打林静的日子。

       某天晚上,消失了好长一段时间的沈夜回到特调处,带回一个他和沈巍可能还有一个兄弟的消息,惊掉了特调处一众人的下巴。

       其实这事也是沈夜无意间撞出来的,最开始他只是想去给地府捣个乱添个堵,途中随手翻了一下同大轮回一起生出的鬼族轮回录,结果一翻翻出了问题——原本专属于他和沈巍两个的鬼族最高级那一栏出现了第三个名字。在好奇以及略带不爽的情绪下,他开始调查这个叫罗浮生的人,随着调查出来的信息,沈夜得出了这个排除所有不可能后留下的唯一结论。

       沈巍与沈夜当即决定要找这个兄弟回来,特调处也帮忙一起找,可几天过去,他们却连那人的影子都没找到。而就在这个时候太平了许久的三界再次出乱子了,先是人族轮回录上的记录频繁出错又恢复正常,然后是部分记录当着在场所有鬼差们的面,彻底变样,与此同时,人间出现了大量记忆与现实出现偏差的人。而所有问题的源头,都直直指向民国时期——亦是那个叫罗浮生的人活动最频繁的时间段……

 

 

 

被许你虐到神志不清时的脑洞,本来是想写个宠宠生哥的小甜文,结果跟闺蜜讨论了几天大纲和故事线,最后讨论出来的似乎……已经完全偏离了小甜文的范围😂这几天应该就会码出第一章,文是我和 @Mr Lamb  一起写,都是学生党,佛系更新

小小声地问一句,有人愿意看吗(*'ε`*)

PS:tag是按照自己的理解打的,要是不对的话请指出我马上改。